您好, 欢迎来到张家港贝尔德饮料机械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技术文章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技术文章>塑化剂的在白酒包装中的影响
塑化剂的在白酒包装中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6-04-12   点击次数:562次

有媒体揭露某品牌酒中塑化剂含量超标高达260%。舆论中“白酒塑化剂是厂商故意添加,会使生殖系统病变,导致肝癌”和“塑化剂剧毒致癌是谣言,喝一升超标酒不会被塑化剂毒倒”两种观点相持不下。到底此次白酒中的塑化剂是什么?对人体健康有无危害?是怎么掺进去的?

塑化剂常添加在塑料制品中,提高塑料制品柔韧度。在各种塑化剂当中,以综合性能佳、价格廉价易得的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使用zui为普遍。邻苯二甲酸酯化合物目前广泛用于工业制品至少有十四种以上。

在对“白酒塑化剂”风波的媒体报道中,提到受测试的某品牌酒检测出3种塑化剂成分,分别为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DEHP)、邻苯二甲酸二异丁酯(DIBP)和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其含量分别为0.49/、0.41/和1.08/。按照2009年开始生效的中国《食品容器、包装材料用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这三样成分仅在脂肪性食物中“禁止测出”,只要不超过“特定迁移量”就可以出现在酒类中。而检测结果中,只有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含量超过0.3/的“特定迁移量”,属于明显违规。

在“白酒塑化剂”事件被广泛关注后,中文网络上有人批驳负面报道中“dbp含量超过zui大残留量”是无理取闹,因为“zui大残留量标准针对的是食品容器和包装材料,而非食品本身”。

在《食品容器、包装材料用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发布后,中国卫生部对标准中的术语和定义进行了解释,其中“zui大残留量”是指包装材料终产品中的zui大残留限量,“特定迁移量”是指添加剂在食品容器、包装材料终产品中迁移到与其接触的食品或食品模拟物中的zui大限量。《标准》规定接触非脂肪性食物的材料中DBP “zui大残留量”不超过总剂量0.05%,“特定迁移量”不超过0.3/。而某品牌酒中检出DBP 含量是1.08/,超过《标准》中此成分“与其接触的食品或食品模拟物中的zui大限量”甚多。负面报道的撰稿者的确犯了概念错误,但某品牌酒中DBP含量超标也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中国酒业协会对此事件的声明,溶进白酒产品的塑化剂zui高值是酒泵进出乳胶管,目前所有白酒企业都在使用该设备。每10米乳胶管可在白酒中增加塑化剂含量0.1mg/kg。但很多人认为这种说法只是托辞。还有人认为白酒生产过程使用塑料管道是违法违规。

2011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只淘汰聚氯乙烯(PVC)食品保鲜包装膜、直接接触饮料和食品的PVC包装制品。但《食品容器、包装材料用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中允许DBP塑化剂用于九种塑胶,PVC只是其中一种。关于其他八种含DBP的塑料,《标准》的规定是“仅用于接触非脂肪性食品的材料,不得用于接触婴幼儿食品用的材料”。也就是说,除了动物性、植物性脂肪,面点制品、奶酪、巧克力和婴幼儿食品,生产和包装其他饮料与食物时能使用大部分含DBP的塑料制品。而DBP的化学性质是能与乙醇互溶,在生产过程中,塑料管中的DBP成分的确能被酒精大量溶解。

现在的说法是白酒内的塑化剂是为了增加酒液粘度制造“挂壁”效果添加的。这种做法理论上能操作,但DBP塑化剂挥发性和水抽出性较大,因而耐久性差。真要在品酒过程中,保证酒液持续有“挂壁”效果,使用DBP塑化剂是费力而不讨好的方法。

有专家以“美国FDA标准是60公斤的人每天口服摄入2.4毫克DEHP才危害健康”的根据,推出了“这个标准是中国卫生部白酒DEHPzui大残留量1.5mg/kg两倍,就算喝一升酒也不会被DEHP毒害”的结论。

如果人体口服摄入塑化剂途径仅白酒一种、有危害的塑化剂成分仅DEHP一种,这个推论自然是无懈可击令人信服。但邻苯二甲酸酯化合物广泛存在于生活中许多的食物容器和包装材料中,其中除了白酒以外,很难断定是否全都符合各类塑化剂zui大残留量和特定迁移量标准。即使达标,各种食物中各类塑化剂残留量加总后,不见得仍对人体健康无害。

即使单说此次酒中超标的DBP成分,也是溶解脂肪性能强的物质,更容易囤积在脂肪细胞内,因此肥胖者体内更容易蓄积DBP,血液中的DBP浓度也更容易升高。这个推论并非没有事实依据。2007年《环境与健康展望》上发表了一篇由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数据得出的研究结果,表明腹部肥胖或患有胰岛素抵抗(糖尿病前兆)的美国男子与没有这些问题的男子相比,尿液中含有更高水平的DBP代谢物。

中国环境保护部编撰的《国家污染物环境健康风险名录》中“邻苯二甲酸二丁酯”条目中,关于DBP的“生物浓缩”一项,只提到“在鱼体内4小时内即被代谢”。科普人士常在辟谣时提到“小白鼠的实验结果不能完全直接对等于人体实验结果”,这个观点非常正确。同理,虽然DBP在鱼体内代谢很快,但在人体内代谢是否同样快,中国现在还没有一个确认的结论。

这次白酒中检测超标的塑化剂成分DBP的确对人体健康有害,但害处并非盛传的“致肝癌”“男性性征和生殖系统受损”。DBP对雄性动物生殖损害的研究现在只有对大鼠的实验数据。但根据2012年刊载于中国《现代预防医学》的论文,对DBP直接损害人体有研究结果。DBP与卵巢癌细胞的增殖直接有关,这就能抵消辐射和化疗药物的疗效。并且DBP能以产生类似雌激素的效应,促进乳腺癌细胞株增殖而不减弱癌细胞凋亡,所以DBP也能导致和恶化乳腺癌。

zui近渲染“白酒塑化剂”种种危害的说法里,常提到“塑化剂使女孩性早熟,使男性生殖器变短小、性征不明显、精液量和精子数量减少等。有研究表明…严重的还会导致肝癌。”这些说法雷同于2011年中国台湾“食品添加塑化剂”事件后的传闻,大都是这次某品牌酒中并未超标的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DEHP)危害的不准确描述。

根据2012年中科院城市环境研究所研究人员的论文,灵长类动物不易罹患由DEHP引发和特定受体介导的肝癌。2002年,癌症研究机构(IARC)降低了DEHP危险评级,将其归入“根据现有资料不能判定对人类的致癌性”的物质。

DEHP 的确会“影响男性性征与生殖系统”,但现有研究结果能肯定的只是DEHP与幼儿生殖系统病变和精子质量降低有明显相关。“生殖器变短小”这一说法源于2008年发表在国外期刊《环境研究》上的论文,其中说过如果怀孕期母亲体内有过高DEHP及其代谢产物,婴儿的阴茎可能会更细,肛门和生殖器之间的间距可能会更短。不过这个明确结论只适用于婴儿,对成年男性的影响,能确定的是和精子质量降低有关。2003年《环境与健康展望》上刊载了两个塑料厂的45名男性职工精液质量的研究结果,证明周围空气中DEHP浓度与精子能动性及染色质DNA完整性的降低相关。

某品牌酒中只有DBP塑化剂超标,很可能真是事故引起。但空气、水源、各类食物都容易被挥发性强的DBP塑化剂掺染,所以为了少摄入这种不伤男性生殖器却对胖子有害的化学制剂,DBP超标的白酒还是少喝为妙。

在线客服
用心服务 成就你我